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河北北方学院教务处_山西大同大学教务处_华政教学管理信息系统

退学复读,多次进藏,这位暨大学生的人生经历

时间:2020-02-14 20:0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我叫阿怪,是个贵州人。在过去几年内因为接触了摄影和旅行,改变了自己的人生,做了很多好玩而且有趣的事。喜欢星空和雪山,我觉得我自己是一个比较特别的人。现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阅读模式

“我叫阿怪,是个贵州人。在过去几年内因为接触了摄影和旅行,改变了自己的人生,做了很多好玩而且有趣的事。喜欢星空和雪山,我觉得我自己是一个比较特别的人。现在在暨南大学读大四,学习的是广播电视学专业,即将毕业了。”

——张作兴

比起叫他张作兴,他更喜欢别人叫他 阿怪。

高三的时候喜欢五月天,他们当中有两个很重要的人“阿信”和“怪兽”,刚好他们的名字的第一个字合起来就是“阿怪”。后来有次自我介绍的时候,有人问他是不是听了陈奕迅的那首《阿怪》?

他回去听了,发现他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跟他挺像: 向往未知世界 。

只可惜,我对这份喜欢认识得太晚

将视线拉回到2017年阿怪结束了他人生中第一次高考,顺利被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英语系录取。这年夏天,阿怪计划了一场毕业旅行—去西藏。

在纳木错,他第一次在雪寒冰重的高原,看到了漫天的星河光辰。第一次邂逅了英仙座流星雨。

连他自己都想不到,这一个凝视满天星光的夜晚,星空自九天而上倾盆而下的震撼与浪漫会成为改变自己人生的契机。

9月阿怪拉着行李来到了广外,开始了他的大学生活。按照这样的人生轨迹,阿怪也许会像大多数人那样,读完本专业、毕业找工作、娶妻生子。

但他渐渐开始彷徨,一边又一边地追问自己: 我来到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大二的时候,他陷入彻底的迷茫当中。

有一次,他帮老师审阅学长学姐的优秀毕业论文,看到了密密麻麻的英文字母,想到两年之后他也会在这种毕业“作品”上耗费许多精力与时间,一种难以言说的困顿、无力感爬上心头。

阿怪生命之河的突然拐弯,源自于那年的一次偶然。他认识的一群师兄,进藏完成了一部青春纪录片《翻山越岭遇见你》。

在满天星辰下灵魂自由翱翔的感觉,一下子击中了他的心脏,藏在骨子里多年的躁动因子,终于被这次际遇彻底激活!

“比起26个字母的排列组合,我更迷恋光与影在镜头中的变换无穷。”

“只可惜,我对这份喜欢认识得太晚。 ”

令所有人膛目结舌的是,已经大二的阿怪毅然做出了一个决定 : 退学,重新复读!

他自己心里很清楚,如果这次失败,他再也不能回到广外。 或许连一所普通的本科学校都上不了。 那他的人生又会陷入新的迷惘。

一向支持他的父亲,听了儿子要“退学”这番话,气得甚至说出了“断绝父子关系”这句话。

“我至今都记得那天跪在他面前求他的情景。”

面对儿子的坚持与倔强,父亲最终还是同意了他这个决定。 办完退学手续后,阿怪回到家乡开始复读。 和同样在读的高三学子相比,对于他来说,应该是在读高六。

他目标的专业在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在枯燥而紧张的高三生活中,最明白个中滋味的,只有他自己。

“如果继续浑浑噩噩下去,拿到一张毕业证完全不成问题,但要我继续读着我不喜欢的专业,做着我不喜欢的事情,这种人生,一分钟我都不愿意过。”

一个人的雪山和星海

第二次高考,他以一道数学选择题分数之差与中山大学失之交臂,被暨南大学深圳校区电子商务专业录取。 于是,他开始琢磨如何转专业,这次他把目光转向了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广播电视学专业。

“因为我所喜欢的事情就是拍东西,选择广电专业的话,我所喜欢的东西和我专业本身就会有关联,就不用被别人说我是不务正业,这样我在大学也会过得比较轻松和开心一些。因为这些,才会想到要转到广电这个专业。”

可是,在暨南大学,转专业对绩点要求极高,几乎是专业名列前茅的学生才敢萌生出这个念头。 而跨校区转专业,更是少有先例。

对他来说,打击最大的是,当初是因为不想学高数,才选的英语专业。 被调剂到电子商务专业,他还是遇到了《高等数学》……

“向来不擅长这种需要理性思维的科目,高数也不像高考数学可以摸索出规律,实在是尽力了,但绩点仍然达不到要求。当时几乎觉得,如果转专业失败,就会坠入万丈深渊,但绩点实在是刷不上去了。”

美国物理学家费曼说过: “如果你喜欢一件事,又有这样的才干,那就把整个人都投进去,就像一把刀直扎下去直到刀柄一样,不要问为什么,也不管会碰到什么。 ”

阿怪就是这样一个人。

2016年到2017年期间,他多次前往西藏,甚至过年都没有回家。

为了记录高原上的物换星移和风流云散,他在拉鲁藏布江上游干涸的河滩上忍受零下十几二十几度的酷寒;为了拍摄布达拉宫的昼夜更迭,他在拉萨的黑夜中默默等待了六个小时。

“坚持热爱这条道路上遇到了很多挫折,中间会回去重新读高三,为了转专业,自己跑到西藏去过年。大冬天的时候,一个人在零下十几二十度的河滩上一个人呆着拍星空,从来也没有想过要放弃吧。”

从2014年看到王源宗的《西藏星空》,第一次领略星空和延时摄影的魅力,也爱上了这种用相机记录时间流逝、万物变化的魔法。 他受《韵动中国》的陶冶,以延时摄影为主题,最终剪辑为他人生中第一部延时摄影作品《lapse of time》。 54个片段,200个小时拍摄,3000次快门,记录了风起云涌、日出日落、星空雪山,凝聚他走过的所有风景。

北岛曾言: “一个人的行走范围,就是他的世界。 ”有的人故步自封,安于一隅而无波无澜,有的人双手摘取星辰,迈向全新的世界。

“ 其实对于我现在来说,更多的是记录为主,就是希望记录美的东西,把它传递出去。”

阿怪常常会好奇“山那边的世界”,会主动探求界限之外全新的天地,把单薄的个体存在扩展成对广袤生活的认知,扩展成对天地间最深沉最美妙的万物的共鸣和回响。

正是因为《lapse of time》,2017年9月,阿怪如愿来到暨大新闻与传播学院报道。 在暨大,通过这种方式转专业成功的,他算是第一人。 他也成为众多暨大新传学子口中那个“很牛逼”的“高手”。

“我自己觉得用高手这个词不太恰当,我想用一句话来概括我自己就是:一个努力的人,一个在成为高手的路上不断前行的人。“

倾听内心的声音

转专业成功之后,阿怪心中大石已落,终于能够心无旁骛地投入到他热爱的摄影当中。

他觉得自己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都投入到摄影当中了。

“摄影就是我看世界的另一只眼睛,在我的生活当中就像是一个记录者一样。它为我留下了很多美好的瞬间,它也会鼓励我去发现更多的美。拿起单反相机,通过里面的取景框所看到的世界,它是美好的、经历过筛选的,这些美好被定格下来,会成为我人生很重要的回忆,会因为这些回忆而感到很满足和充实。”

而开启他摄影之旅的,不得不说还受到了一个人的影响—王源宗。

2014年,这位在摄影圈相当有影响力的摄影师,凭借一部《西藏星空》,让网友们再一次被西藏之美所震撼。在那时,阿怪想的是:我也要拍出这样的片子给大家看!

众所周知,玩摄影很烧钱。

阿怪的家庭条件说不上富裕,但是他一直是个为了所热爱的事可以拼尽全力的人。

在必胜客送了半年外卖之后,他买下了人生第一台单反。

“热爱其实源自对世界的好奇以及对所做的事情坚持下去带来的一种成就感吧。当我第一次到西藏看到满天星河的时候,带给我内心的震撼非常大,我就想把它记录下来。”

而后,他多次穷游西藏。在高原海拔6000米以上的旷野,在自己亲手搭起的简易帐篷外,他看到了雪寒冰重的黎明,看到过这一生中最大尺寸的星辰。正是最黑暗的时刻,月亮悄然隐没,地上的冰原反射着天上闪烁的群星。看着在远处雪山点缀下,美得像灿烂的梦境一般的银河,恍惚中,他彷佛置身于星际的360度环绕。

2017年元旦,阿怪的作品入选了《夜空中国》,这也让他有机会与国内最优秀的一部分风光摄影师近距离接触,王源宗、ling神,阿五……

现在的阿怪,是8kraw的签约摄影师、夜空中国成员、行走20岁领队……

不久前,阿怪还和当年的偶像王源宗一起去尼泊尔徒步EBC(珠峰大本营环线)

阿怪和王源宗在尼泊尔徒步

这可能是粉偶像的最高境界了……

对于拍星空,他也有着自己的看法。

“其实星空,只要条件好,哪里的星空都一样,不一样的是地面的景色。可能是雪山,可能是村庄,可能是人,必须要加入不同的元素才能让你整个星空变得不一样。开始带队之后,我更希望融入更多人的元素,不光是我自己的自拍,还是给朋友拍。因为人放在前景上就会有一种仰望星空浩瀚的感觉,所带来的氛围感,这种氛围感会成为星空照片的点睛。其实大家刚开始的时候拍星空都会对着天空拍,很多人都会这样子,后面才会发现前景的重要性。你拍摄不同的前景,不同的搭配会带来不同的效果。”

人生本该立体而多彩

说了那么多阿怪和西藏的故事,但阿怪的足迹并非仅仅停留在西藏。他已经走过全国25个省份。

2014年底,由《中国国家地理》杂志主办的校园行知客挑战赛公布第五届获奖名单,仅有十人从全国数百位竞争者中脱颖而出。阿怪是其中之一。

最终他入围了全国十强,拿着6000块旅行资金,去西藏墨脱做徒步旅行公益。

墨脱位于西藏东南部,雅鲁藏布江下游,地处世界第一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深处。这里是全中国最后一个不通公路的县,因其复杂的地质条件和频繁的自然灾害也被称为“死亡之路”。

墨脱徒步路线也被称为中国十大徒步线路之首,从西藏林芝市米林县的派镇出发,翻越喜马拉雅山系的多雄拉山口,经过拉格、汉密、背崩,沿着雅鲁藏布江顺流而下才能到达墨脱,“蚂蝗山”便位于汉密段。

蚂蝗是一种像牙签般细小的吸血环体生物。这里的蚂蝗无处不在,一旦发现行人经过就会窜出来,搭在行人身上吸血,吸饱了人血的身体会膨胀好几倍。蚂蝗在吸血的时候带有麻醉效果,基本没有多大痛感,所以不易察觉。

穿越墨脱“蚂蝗山”,是他很难忘的经历。他把自己全身上上下下裹得严严实实,穿着一件蓝色的无洞皮肤风衣,脚上先穿一双袜子,再套上一对塑料袋,在塑料袋外面再套一个足球袜,用胶布把足球袜封好,但后面他的脚还是被咬了。

道路的地质条件并不好,泥泞的地面和树林里都是蚂蝗,往背后一摸,都是油腻腻的一团。后来习惯了,他第一反应就是拍照,照了一张挺模糊的相片:“我很想给它拍好的,但是没对好焦。”

徒步的条件艰苦,刚开始大家还会考虑颇多。后面累的不行的时候,徒步者们看到溪水就往前扑,不管有没有蚂蝗卵,先喝了再说;遇到石头不管有没有蚂蝗卵,先坐了再说。

回到客栈一检查,有只蚂蝗爬到了阿怪队友的眼睛上。

“帮她捏的时候我的手都在颤抖。”路上他们每过五分钟就要互相检查蚂蝗有没有从脸上爬进去。

徒步成功之后,他收获了一份“墨脱徒步证书”。

“墨脱我都走过来了,其他还有什么可怕的?”

正如他所说,一次成功的旅途应该是: 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

像是电影《冈仁波齐》里面所说的一样:“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生活方式是完全正确的,神山圣湖并不是重点,接受平凡的自我,但不放弃理想和信仰,热爱生活,我们都在路上......”

行走20岁

2017年初,阿怪在参加活动时认识另外一个喜欢旅行的年轻人—行走20岁创始人阿叻。

2018年他正式加入“行走20岁”,成为团队的领队之一。 在带队的过程当中,他自己收获了许多难忘的经历和很多敢想、敢玩、会玩的朋友。

“ 其实也没有说自己是在带团队,就是喜欢这件事,想带更多的人去玩,然后把自己看到的东西分享给更多的人。加入这个团队之后也是遇到了很多靠谱和友爱的人,决定把这个团队给它做好。”

他更享受这位“职业”背后带给他的非凡经历和成长。

Q1:个人在生活上未来有什么规划?

Q2:坚持自己所热爱的东西,而且能够养活自己,攒钱,再去做更多自己热爱的事。比如去不同的地方拍星空,去爬雪山这样子,过一种自由的、快乐的、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过这一生的生活。很理想的。

Q1:未来的打算是?

Q2:未来的打算就是把这个团队做好,然后会在这条道路上一直往前的,现在已经在创业了,希望把“行走20岁”做得更好。自己也能抽出空来去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比如说去爬更高的山。

Q1:新的一年有什么计划吗?

Q2:新的一年要多出作品,2020年应该是自己厚积薄发的一年,然后自己积累的很多素材,至少会出一到两部成片。在照片也会进行一些整理和投稿,毕业的时候或者到今年的年底应该也是收获满满的一年,这是从个人摄影规划上。带队上还是希望能把团队做好,好好做领队,带更多的人体验“行走20岁”。

“比起深夜里在灯光下孤独应付甲方,我更喜欢带着一群人在星空下互诉衷肠。 ”

图片 | @阿怪/张作兴

微信编辑 | 李鑫 实习生 王雨欢

广州日报全媒体视觉部出品

[ 编辑: gzck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